韩忠献公曾经说:“无论遇到君子或小人,都应当诚恳对待他们。当我们确知对方是小人,只要浅交就行了。”

一般人对于小人欺侮自己的情形,一定要暴露出来,好让大家斥责他,只有韩忠献公不这么做。他的智慧足以明辨小人的奸诈,然而,他却时常坦然承受,而且不曾表现难看的脸色。

《尚书》说:“必定要有容纳的雅量,道德才会广大;一定要能忍辱,事情才能办得好!”(必有容,德乃大;必有忍,事乃济。)

如果遇到一点点不如意,便立刻勃然大怒;遇到一件不称心的事情,立即气愤感慨,这表示没有涵养的力量,同时也是福气浅薄的人。

所以说:“发觉别人的奸诈,而不说出口,有无限的余味!”